<rp id="ywhko"></rp>
<rp id="ywhko"><object id="ywhko"><blockquote id="ywhko"></blockquote></object></rp>

    <rp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rp>
    
    
    <th id="ywhko"><pre id="ywhko"><rt id="ywhko"></rt></pre></th>
      <button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button>
      <th id="ywhko"></th>
      <em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em>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究竟是誰充當了光伏漲價的推手?光伏組件的物料清單成本分解一目了然

      2022-01-07 11:52
      全球光伏
      關注

      如果說2021年是光伏年,那么這一年的關鍵詞必然有“漲價”。光伏組件的價格從1月的1.6元/瓦漲到10月的2.2元/瓦,直到年關才略回調到2.0元/瓦以下。

      至少截至11月底,各國停留在管道中仍遲遲沒有開工電站項目比比皆是,原因無他,成本太高了。

      究竟是誰充當了光伏漲價的推手?2021年11月,Rystad Energy研究人員繪制了一張2018年以來每季度影響光伏組件成本的BOM成本變化圖,詳解了硅料、硅片、銀漿、玻璃、串焊、封裝、物流七個對組件成本影響最大的環節。

      過去18個月,推高組件價格的罪魁禍首終于大白于天下,而平抑組件價格的各種努力也一目了然。

      禍首一、硅料

      都知道推高組件價格的罪魁禍首是硅料,但到底硅料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組件的價格,Rystad Energy給出了定量的答案。

      硅料成本的變化分為兩個階段,其一是從2018年初的0.065美元/瓦左右降到2020年的Q2的0.025美元/瓦,降幅達到60%;其二是從2020年Q3之初的0.025美元/瓦一直漲到2021年Q4的0.11美元/瓦,漲幅達到340%。

      這個漲幅和硅料價格的變化是一致的,2020年6月,硅料價格在60元/kg左右,2021年11月前后在270元/kg左右,扣除成本滯后因素,漲幅約340%。

      禍首二、運費

      影響組件采購成本的第二大因素是運費。由于Rystad Energy給出的組件成本基本針對海外組件采購,因此海運成本是運費中的主要部分。

      從BOM成本圖可以看到,2018年和2019年,運輸成本基本沒有變化,約合0.01美元/瓦,而從2020年起,運輸成本開始上漲,尤其是從2020年Q4起,漲幅明顯,到2021年Q4約合0.04美元/瓦,成本增加了300%,無論是漲幅絕對值,還是比例,都僅次于硅料。

      而對于歐、美等國家,除了海運費上漲,集裝箱一箱難求外,集卡司機的短缺造成碼頭無人卸貨,內陸運費的上漲也可能推高了組件的采購價格。

      禍首三、金屬化

      體現在BOM成本圖中的“金屬化”,通常是指生產光伏電池片時的用到的銀漿、鋁漿。

      從2018年到2020年Q2,金屬化的成本略有下降,但并不明顯;而從2020年Q3起金屬化的成本明顯增加,2021年的Q2起又上一個新臺階。

      從全球經濟形勢的角度分析,2020年Q3起,疫情開始影響到全球經濟,貴金屬開始出現避險行情,銀漿漲價在情理之中。而從2021年Q2起,正是美國新總統上任之后的貨幣大放水政策實施之際,全球通脹、能源短缺不可避免地造成了貴金屬及高能耗金屬的漲價,銀漿、鋁漿正是電池金屬化工藝中的重要原材料,成本上升推升了組件的價格。

      禍首四、玻璃

      相對于硅料和運費,玻璃在過去的2021年并不在漲價的風口浪尖,但BOM成本圖并未忽略玻璃的存在。圖中亮黃色柱形在四年間基本沒有太明顯的變化,但在2018年下半年起還是可以看出成本的增加,在2020年上半年起還是可以看出成本的下降,此后起起伏伏,屬于正常波動。

      而熟悉這一段歷史的人自然知道,2018年下半年起,全行業幾乎只有玻璃在上漲,直到2019年底,玻璃產能得到釋放,價格開始回落。2020年底起,隨著硅料價格的上漲,大宗原材料都在上漲,玻璃行情一度恢復。

      如果單從BOM成本圖來看,玻璃還不夠格成為過去一年多組件漲價的禍首,但誰都忘不了2019年的“一玻難求”,一些行業協會為了協調玻璃的供求,甚至背上了“壟斷市場”的嫌疑。

      功臣贊:變大、減薄

      盡管有硅料、運費、金屬化、玻璃四個環節作為組件漲價的禍首,我們仍不難發現,在原材料普漲的過程中,硅片、電池互聯、組件封裝環節為光伏降本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組件中硅片環節的成本從2018年的0.05美元/瓦下降到2019年底的0.03美元/瓦左右,在2021年初似乎有所上升,但總體仍維持在下降通道。分析認為,盡管硅片本身的成本因硅料漲價而不斷上升,但從2020年下半年起,受硅料漲價的壓力,硅片減薄化的趨勢明顯,因此組件BOM成本中硅片所占的成本平抑了硅料漲價的壓力。主流硅片廠商如隆基、中環等在這一點上功不可沒。

      對于電池互聯,在2019年Q2之后出現明顯下降,從0.05美元/瓦一直降到2020年Q3的0.015美元/瓦左右,此后便逐漸穩定。電池互聯主要在于焊帶成本和串焊工藝成本,2019年Q3對應的正是隆基量產166硅片,中環推出210硅片;而2020年Q3也正是隆基的182硅片和中環的210硅片都開始進入量產之際,大硅片帶來明顯的串焊工藝降本。

      對于組件封裝環節,2018年起便有明顯下降,2019年上半年有一個明顯的降本臺階,到2020年Q4又是一個明顯的下降臺階,這也正是對應了2018年起行業從158.75尺寸向166行業的過渡,然后隆基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166硅片并將此作為行業標準尺寸,166組件開始大面積量產和推廣,以及2020年Q4起210組件和182組件的大面積量產和推廣,組件封裝環節的降本,仍然是大硅片帶來的賺錢效應。

      【總結】

      詳細分解完Rystad Energy的組件BOM成本變化,我們可以知道,組件成本最大的變化來自下游產能瘋狂擴張造成的人為的硅料短缺,一旦行業認識到硅料其實并不缺(如果硅料產能都充分利用),合理安排各環節的安全庫存,硅料的價格必然會逐步下降。至于硅料如何從270降到70,《全球光伏》在近期還將會結合全球裝機量的進展予以解讀。

      而推升組件價格的運費和金屬化,基本上是疫情帶來的全球影響,這一點可能要有一年多的時間予以滿滿消化,短期內不會看到明顯的降本。

      而針對組件成本上升,硅片大尺寸和減薄化的貢獻一目了然。盡管在182還是210之間還有待選擇,但166必然很快成為光伏的過客,而薄硅片時代也很快就會來臨。

      原創No.2153;轉載需聯系授權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太陽能光伏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