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whko"></rp>
<rp id="ywhko"><object id="ywhko"><blockquote id="ywhko"></blockquote></object></rp>

    <rp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rp>
    
    
    <th id="ywhko"><pre id="ywhko"><rt id="ywhko"></rt></pre></th>
      <button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button>
      <th id="ywhko"></th>
      <em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em>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捧回中國工業奧斯卡,神速進軍光伏,雙良節能豪賭能成事兒嗎?

      2021-12-01 17:28
      財經無忌
      關注

      文 | 蕭田

      隨著硅片價格的下跌,新一輪的光伏周期或將到來。

      今年來,在“雙碳”目標加持下,光伏成為資本市場投資熱門板塊。數據寶統計,光伏指數7月來持續震蕩走高,至今累計漲幅38.51%。不過,由于光伏上游環節的供需不匹配以及價格博弈激戰,加之近期多地“暫緩屋頂光伏發電項目上馬”的影響,產能過剩的“擔憂”已悄然而至。

      據第三方平臺PVInfolink最新統計,光伏行業的硅片、電池、組件均有不同程度的降價。此前,走勢相對強勢的光伏一體化指數近日也出現回調,包括隆基股份、上機數控等公司的股價持續數日下跌。

      行業逆周期之下,今年剛宣布進軍硅片行業的雙良節能,則動作不斷。

      11月24日,雙良節能(600481.SH)公布簽訂預計金額達68億元的長單合同,鎖定了未來五年2.521萬噸硅料。事實上,自今年開始,從廠房、原材料到制造設備,雙良節能已簽訂了21.8億元的施工合同、378億元的多晶硅料和單晶爐設備采購合同,累計約293億元的銷售訂單。

      而另一方面,截止2021年三季度,雙良節能總資產不過61億元。投資金額如此“浩蕩”,頗有大舉壓上、豪賭改命之勢。

      在業內人士看來,雙良節能在走超級大牛股上機數控走過的老路。同為光伏裝備制造業龍頭企業的上機數控,也是由設備向下游延伸做了硅片業務,躋身光伏產業。公司股價從2019年底的16.3元啟動,到今年9月最高漲至358元,漲了接近22倍。

      投資者同樣好奇,雙良節能到底是如何踩上風口的?它是否具備了實力,會如愿成為下一個上機數控?

      節能先鋒捧回中國工業奧斯卡

      當下,“碳中和”目標持續驅動傳統制造業的轉型升級,雙良節能作為國內節能環保企業,多年前就已經是“碳中和”的踐行者。

      1982年,改革春風吹到江邊小城江陰。剛從部隊轉業的繆雙大辭掉了鋼廠“鐵飯碗”,成立了一支施工隊,轉戰到上海做中央空調安裝生意,開啟創業之路。

      彼時,中央空調領域國外品牌“一家獨大”?婋p大意識到國產化是商機。3年后,繆雙大回到江陰,拿出50萬元全部身家在老家利崗鎮創立江陰溴冷機廠。

      曾有人笑話他:“沒有文化辦什么空調廠?繆雙大的辦法是“借腦”。他先是借用上海704研究院工程師的設計圖紙,然后又挖來上海制冷機廠的兩個工程師,生產出第一臺30萬溴冷機組。

      為推廣產品,早年間繆雙大親力親為:通過承諾免費安裝試用,滿意再付款的方法,拿下了企業第一單——上海藍天賓館的中央空調機組。

      1988年,四川國有棉紡織廠從北京采購的兩臺200萬大卡制冷機,折騰了兩年多都未能正常運營?婋p大帶坐了兩天兩夜的火車將設備運抵后,5天內調試成功。這轟動了整個制冷業,也為他的村辦廠打開了市場。

      繆雙大并不滿足于此。為了做大做強,他開始到處挖人。從公司第一個大學生馬福林,到上海第一冷凍機廠黨委書記、廠長、上海一冷開利公司董事長曹淵明,再到建立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博士后工作站,憑借著對人才的重視,雙良集團突飛猛進。

      2003年4月,雙良集團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中央空調生產商之一,溴化鋰制冷機國內市場占有率60%?婋p大于是將雙良集團的核心資產“雙良空調”運作上市。

      資本加持之后,雙良的發展也如虎添翼。2005年,與瑞士高效換熱器制造商Calorifer公司合作成立換熱器事業部;2006年,進入電站空冷器領域;2010年,雙良股份更名雙良節能,完成轉型升級;2014年,完成對德國CBT公司空冷器業務的并購……

      從國內首臺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溴化鋰中央空調,到工業領域節能降耗的余熱回收節能系統;從打破國際壟斷自主研制出節水率高達100%的空冷器,到致力于解決沿海地區淡水缺乏難題的海水淡化設備……雙良節能從單一的溴冷機中央空調制造商轉變為溴冷機、換熱器、空冷器、海水淡化裝置等大型節能節水設備制造企業。

      2017年,雙良捧回了中國工業“奧斯卡”大獎,成為節能環保細分市場的龍頭企業。

      急于找到新的業績增長點

      但在資本市場摸爬滾打后,繆雙大個人財富反而持續縮水。背后原因在于,上市之后,繆雙大曾推動雙良節能頻頻進行并購重組,但結果不如人意。

      2007年,雙良節能通過受讓和增資方式控股利士德化工75%股權,后者涉足苯乙烯和EPS等大宗化工產品的生產銷售,在行業中具有一定的競爭地位。但由于化工行業毛利率不穩定,直接拖累公司整體毛利率——2006年至2014年,雙良節能化工業務毛利率最高達到12.36%,最低的2008年只有0.73%,2014年只有1.53%。一年后,雙良節能剝離利士德化工。

      2015年5月,雙良節能又耗資約2億元收購商達環保業績,雙方簽下“對賭協議”。實際情況是,商達環保業績全未達標。2017年8月,雙良節能又將所持商達環保全部股權以1.88億元出售給控股股東雙良集團。

      除此以外,雙良節能還跨界重組兩家互聯網企業,布局多元化業務,最終的結果也都以失敗告終。

      轉型的失利最終導致雙良節能盈利能力下滑,且資產規模大幅縮水。到2014年底,公司總資產為77.61億元,而在2017年底,僅為38.54億元,縮水39.07億元。

      在企業遭遇瓶頸之際,雙良內部的權利交接也開啟了。

      2015年8月,繆雙大之子繆文彬出任雙良節能副董事長。兩年后,繆文彬接任雙良集團董事長,并在同年8月就任雙良節能的“新掌門”。據公開資料顯示,這位創二代在2000年從南京大學畢業后,曾赴美國西雅圖城市大學攻讀金融管理專業。2004年,這位“海歸”完成碩士學業后回到雙良任職。

      而在繆文彬的帶領下,雙良節能雖然重新回歸主業,但營收表現仍舊一般。從2016年至2020年,營業收入分別為20.14億元、17.18億元、25.05億元、25.27億元、20.72億元;凈利潤同樣如此,五年數據分別為1.61億元、0.96億元、2.52億元、2.07億元、1.37億元。變化不大。

      重壓之下,雙良節能急于找到新的業績增長點。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繆文彬出任副董事長的2015年,雙良節能置入雙良新能源85%股權,將體外多晶硅還原爐業務置入上市公司主體。多年來,雙良節能多晶硅還原爐市場占有率始終保持在65%至70%,位列行業第一。但該產品在雙良節能的營收構成中占比始終較低,2020年時僅有8.53%。

      2021年位于沙特的光伏項目最低電價達到了再創世界紀錄的1.04美分/kWh,折合人民幣價格約0.067元/kWh。隨著光伏電價在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逐漸低于火電電價,再加上“碳中和”的刺激,光伏行業前景遠大。

      基于此前在光伏裝備領域多晶硅還原爐的基礎,繆文彬順勢大舉拓寬產業鏈,從上游往下延伸進軍光伏硅片業務。受益于這一消息,從今年5月開始,雙良節能股價直線拉升,從4.75元/股最高漲至14.28元/股,股價市值從77億元漲到了232億元,翻了3番。

      下場能否占有一席之地?

      雙良節能進軍光伏的步調可謂“神速”。

      今年2月,雙良節能全資子公司雙良硅材料成立,自此正式切入硅片賽道。3月,雙良節能宣布,將于包頭建設40GW拉晶、40GW切片項目分為兩期進行,其中一期20GW項目總投資70億元,預計2022年全部達產。二期項目根據市場環境、資源配置等情況適時推進。

      5月,雙良節能簽訂場地施工合同,同時與晶盛機電、連城凱克斯分別簽訂了設備采購合約;6月,首根大尺寸單晶硅棒成功出爐,大尺寸硅片試產成功;8月,發出定增計劃,募集資金不超過35億元用于項目建設;9月,與中能硅業鎖定硅料長單;10月,與江蘇潤陽達成銷售協議,賣出單晶硅片13億片,測算價值為83.33億元;同是10月,與浙江愛旭、天津愛旭及廣東愛旭簽訂了《硅片采購框架合同》,賣出硅片總計約為21億片,測算價值為144.27億元。

      僅用八個月時間,雙良節能就完成了場地建設、生產設備和原材料供應的落地,期間還同時推進了試產、融資和銷售等事項!肮馑佟贝蛳禄A,拿下巨額訂單,縱觀雙良節能的布局動作與當下硅片市場的火爆不無關系。

      從短期來看,一期20GW,意味著雙良節能的硅片產能排名至少可以進入行業前十。與此同時,當下大尺寸光伏組件正在成為主流,雙良節能全部采用1600爐型單晶爐,可生產210mm、182mm及以下各規格尺寸光伏單晶硅片,以確保在硅片市場的競爭力。以中環股份為例,在當前硅片環節的“尺寸之爭”上,強烈支持210更大尺寸的硅片,挑戰以隆基為首的擁有不少182硅片庫存的陣營。

      換句話說,從目前整個中國光伏行業來看,雙良節能雖然處于行業末端的第四梯隊,從傳統業務上延伸、跨界到光伏硅片領域或能分一杯羹。

      但從長遠來看,光伏行業是一個典型的重資產制造業,雙良節能并不具備競爭優勢,此次入局光伏是否在未來行業里占有一席之地,還要打上一個重重的問號。

      一方面,雙良節能實際上行動已經慢了一步。因為原有的龍頭企業憑借先天優勢進一步擴產,迅速釋放產能、擴大市場占有率。以隆基股份為例,其在2013年開始推廣硅片的薄片化,研發儲備110超薄片的切片技術,目前細線金剛線薄片技術已經相當成熟,可以最大限度降低系統成本。在自動拉晶技術的支持下,單晶硅片尺寸可靈活設計,實現晶體尺寸的效益最大化。

      素有“價格屠夫”之稱的隆基股份,一旦發起價格戰,生存空間最先受到擠壓的就是雙良節能這樣的中小型企業。

      事實上,這場戰爭已經打響。11月30日,素有“光伏茅”之稱的隆基股份在其官網發布了單晶硅片的最新報價,尺寸硅片價格每片下降0.41元至0.67元,降幅為7.2%至9.8%。

      另一方面,對比整個硅片幾百GW的產能規模,雙良節能的產能放在這個群雄林立的硅片市場上看,并不顯山露水。但對企業自身而言卻是重金布局下的“孤注一擲”。

      從雙良節能方面來說,突然把大部分資金押注在一個自己不是很了解的行業,而且短期內無法帶來現金流的情況下,很容易給公司的經營帶來系統性風險。此前多家跨界經營的能源公司甚至為此付出了非常巨大的代價,這些都是前車之鑒。

      更為關鍵的是,下游光伏裝機的火爆,導致上游硅片的需求暴增,新玩家紛紛涌入。光伏新一輪行業洗牌已然開啟。投入巨大的雙良節能,40GW的產能最快也需要兩年左右的時間,那時候單晶硅市場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很難預料。

      賭“風口”的行為,大多不能給投資者帶來穩定的收益。截止11月29日,公司市值為190.55億,雙良節能PE(TTM)市盈率高達73倍。不僅超過行業53倍,同時也高于光伏龍頭隆基股份的48倍市盈率。

      目前,布局晶硅領域確實給雙良節能的股價帶來了短暫拉升作用,但要依靠單晶硅業務真正能提高該公司的利潤率水平依然需要很長的路要走。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太陽能光伏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