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whko"></rp>
<rp id="ywhko"><object id="ywhko"><blockquote id="ywhko"></blockquote></object></rp>

    <rp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rp>
    
    
    <th id="ywhko"><pre id="ywhko"><rt id="ywhko"></rt></pre></th>
      <button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button>
      <th id="ywhko"></th>
      <em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em>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隆基股份VS中環股份,硅片戰爭“隆中對”

      2021-12-06 17:01
      阿爾法工場
      關注

      隆基與中環的對決,雖然看起來殘酷而激烈,卻注定只是大潮中的一朵浪花。

      商戰劇,一直是中國影視行業的短板。

      在已上映的商戰劇里,我們既看不到莊家操盤的分秒戰爭,也看不到產業鏈上下游的殘酷博弈。像產業轉型、戰略對決、研發競賽、政策規劃……這些商業常見場景,通通難覓其蹤。

      與之相反,諸如“董事長提一箱子現金談合同”、“股市一天賠光破產”、“遠東最大的貿易公司帝豪集團”這類神奇劇情,倒是常常躍入眼簾。

      而這些商戰劇,最后又會無一例外演變成男女主角戀愛戲,讓掛羊頭賣狗肉愛好者直呼內行。

      商戰劇的“神奇+注水”現象,原因不外乎兩個:1,編劇對真正的商業世界并不熟悉,2,搞懂真正的商戰博弈,并不簡單。

      但現實世界的商戰,其實遠比影視劇來得精彩,它的一進一退,意味著真金白銀的盈虧,它的一攻一守,可能是行業格局的轉換。如果雙方恰好身為行業巨頭,遠期效應甚至難以估量。

      光伏行業中,這樣一場大戰,正在發生。

      2021年12月3日,光伏行業硅片巨頭中環股份(002129.SZ),對自己的核心產品價格做了一次大調整。

      對標11月的硅片價格,中環的G1硅片,每片下降0.52元,降幅9.1%;M6硅片下降0.72元,降幅12.48%;G12硅片下降0.55元,降幅6.04%。

      制造業利潤不豐,人所共知。中環的毛利率,長期保持在17%到20%之間,所以這一輪降價,不是尋常的小打小鬧,而是真刀真槍地硬砍利潤,可以預見,中環2021年的年報、乃至于2022年的一季報業績,都不免會受到影響。

      但這個動作,也是勢在必行,因為就在四天前,另一硅片巨頭隆基股份(601012.SH)開啟產品降價,硅片雙寡頭的價格戰,因中環的應對,而正式打響。

      硅片,是光伏行業的核心單元;隆基與中環,這一對光伏行業中的大哥二哥,它們的競爭由來已久,并不新鮮。以價格戰為先導的方式,也屬常規打法。

      之所以要對這一輪價格戰格外關注,自有其特殊原因。隨后的戰事,又會展示出怎樣的走向。這是本篇報告試圖解答的問題。

      01 先知之上,還有先知

      小到產業方向,大到歷史進程,對事物發展的觀察,總離不開三類群體:先知先覺者,后知后覺者,不知不覺者。

      所謂的先知先覺,往往依靠對事物的認知能力;后知后覺,則依靠傳播的功勞;不知不覺者,要么是反應遲鈍,要么干脆與己無關。

      硅片降價這一事件,并不乏先知先覺者。在產業的觀察者層面,發現降價的跡象,早有顯露。

      10月下旬,因光伏產業鏈價格持續上漲,終端電站建設需求低迷,硅片出現了小幅下滑的跡象。由于對年末搶裝的預期,硅片價格隨后企穩。

      但是這個預期,并沒能持續很久,自11月19日,開工率回落的現象開始出現。

      而越是臨近歲末,業內越發現搶裝可能不及預期,這會直接導致庫存疊加上升,同時,伴隨著未來硅料及硅片產能的釋放,堅挺價格難以為繼。

      這推動先知先覺者做出了判斷——隆基與中環,可能會相繼作出降價決定。

      二級市場則屬于后知后覺者,硅片龍頭降價的消息經過傳播之后,開始不斷發酵。市場選擇用腳投票,引發了股價的下跌。

      這個答案看似正確,但其實并不足以解釋本輪降價的全部原因。

      以隆基硅片價格走勢為例,自2020年5月份,在需求高企的背景下,價格駛入了上升通道,即便在今年硅料暴漲導致下游需求萎靡的情況下,價格依舊堅挺。

      那么,究竟發生了什么迫使隆基降價呢?

      事實上,正如同風口背后,自有吹風人一樣。在先知之上,還有先知。

      在11月30日發生隆基降價事件當天,其實還發生了一件事——通威股份旗下永祥新能源二期5.1萬噸高純晶硅項目,首批正品成功出爐。

      這件事,乍看起來并不引人注意,但對產業而言,意義極大。

      據悉,通威產能有望在2021年底達到18萬噸,未來1年里,140億元投資的樂山20萬噸高純晶硅項目逐步投產,通威產能預計在2022年底達到33萬噸。

      隨著產業內其它企業產能陸續釋放。產業對原料“苦硅久矣”的局面,將迎來變數。

      未來硅料大量產能釋放帶來的結果,顯而易見,它勢必帶來硅料價格下降,降價沿著產業鏈開始傳導從硅料-硅片-電池-組件,組件價格下降后終端電站建設需求復蘇,裝機量上升,產業逐步走向均衡。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2021年裝機可能不及預期。若2021年裝機不及預期的話,在2022年降價順利傳導下將使得產業失衡轉向均衡,那么,裝機量存在超預期的可能。

      假設2022年裝機需求樂觀估計在225GW,按照1:1.2容配比,對應組件需求270GW,大概對應93.1萬噸硅料的硅料需求;按供給來看,2022年預計101.3萬噸多晶硅料的供應,硅料緊缺的情況會得到改善。

      相對而言,硅料仍舊是眾多產業鏈產能最為緊張的環節。預計降價后未來會保持在一個較為堅挺的價格。

      論及一個產業中各環節的地位,最核心的環節莫過于上游原材料和終端需求,兩者的博弈,往往會影響到整個行業的發展態勢。

      其中一種情況是即便需求旺盛,但原材料的緊缺會制衡產業發展,這時候原材料話語權更重,今年的光伏產業便是如此。

      另外一種情況是,當原材料供給順暢后,終端的需求便是產業發展的關鍵,演化到明年,競爭態勢會發生大幅變化,從今年的拉鋸戰,轉化為為以央企為代表的電站強制約。

      而中間環節一直處于弱勢地位,今年來看最慘淡的當屬電池片和組件環節。即便是雙寡頭格局的硅片環節,同樣不容樂觀。

      中游產業鏈價格下降的幅度可能會超過預期,明年看電站的臉色行事,將成為大概率事件,眼下,硅片的降價已然釋放了信號,而從硅片環節本身的產能規劃上更能清楚地發現問題。

      2022年,中國硅片的產能規劃預計達到500GW以上,而需求卻不足300GW,即便剔除產能爬坡和產能替換,同樣是嚴重過剩。

      在這樣的格局下,各大硅片廠對未來的內卷心知肚明,所有玩家都被迫進入了博弈狀態。有選擇血拼的,有掉頭跑路的,有按兵不動的。

      這才是構成硅片價格大戰的真正背景,但價格戰演變成隆基與中環的“隆中對”,還有另外一些原因。

      1  2  3  下一頁>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太陽能光伏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