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whko"></rp>
<rp id="ywhko"><object id="ywhko"><blockquote id="ywhko"></blockquote></object></rp>

    <rp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rp>
    
    
    <th id="ywhko"><pre id="ywhko"><rt id="ywhko"></rt></pre></th>
      <button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button>
      <th id="ywhko"></th>
      <em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em>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曾是中國太陽能一代教父的黃鳴,為何會被時代拋棄,做錯了什么?

      2021-11-26 16:54
      華商韜略
      關注

      中國太陽能第一大猛人,消停了、平靜了,和花花草草做朋友了

        一代教父,怎么就“瘋”了?

         文丨華商韜略 李 君

        提起太陽能產業,如今的人們似乎已經不知道有個叫黃鳴的人,但他卻是中國太陽能領域的先驅,也曾是一個時代的“教父”級人物。

        從掌舵全球最大的太陽能熱水器制造商,到無人問津,乃至被時代拋棄,黃鳴做錯了什么?

        【1】

        2010年9月16日,山東德州迎來史上的高光時刻——第四屆世界太陽城大會在德州開幕。

        來自美英德日等國的2000多位賓客,齊聚德州一個叫太陽谷的地方,這座耗資13億元的開發區專為大會而建,“美國有硅谷,中國有太陽谷”的標語牌赫然矗立,承載著德州以太陽能改變人類未來的“偉大夢想”。

        現場口若懸河為嘉賓們進行講解的,正是“谷主”黃鳴。

        彼時的中國還沉浸在奧運和世博的尾聲里,黃鳴這樣說道:

        “我敢說,太陽谷帶給世界的影響,連奧運會和世博會都比不上!

        晚宴上觥籌交錯,黃鳴享盡贊譽,3天的大會,讓他的名字和中國太陽能產業劃上等號。

        在這之后,他開始頻頻在國際能源與環保會議上露面,成為來自東方的“太陽神”,小城德州也以“中國太陽城”的定位與黃鳴一起騰飛。

        光環之下,黃鳴的故事成了一代創業者的范本:

        這位畢業于中國石油大學機械設計系的高材生,原本在一家礦產研究所上班,業余時間做些太陽能的研究。1988年,他捯飭出了中國首臺太陽能熱水器,1995年瞞著家人下海,創立了以自己名字諧音取名的皇明,專業生產太陽能熱水器。

        那時候99%的中國人還不知太陽能為何物。

        黃鳴成了“布道者”,公司打出的第一條廣告就是:“為了子孫的藍天白云,您可以不用皇明,但您應該用太陽能!”

        他提出,要在“十年內把燃氣、電熱水器趕出市場”,到2060年,要讓太陽能替代常規能源達到50%。

        他創辦《太陽能科普報》,啟動“太陽能科普萬里行”和“百城環保行”等活動,帶著報紙逐個城市演講。

        這些主要面向三線城市和城鄉結合部的推廣活動影響巨大,讓皇明在全國快速建立起1萬多個營業網點。

      中國太陽能第一大猛人,消停了、平靜了,和花花草草做朋友了

      ▲皇明太陽能熱水器

        屋頂裝臺熱水器,很快成了中國廣大農村一件最時髦的事。

        政策利好,資本加持,皇明的未來看上去美好得不切實際。

        不曾想,2010年這場聲勢浩大的世界太陽城大會,竟是黃鳴最后的鳴響。

        【2】

        從1995年開始做太陽能熱水器,皇明就一直保持著行業翹楚的地位。2004年的巔峰時期,它是全球最大的太陽能熱水器制造商,品牌價值高達51億。

        轉折發生在2009年,國家啟動家電下鄉惠民工程,太陽能熱水器被納入其中。產業政策紅利讓更多玩家殺入,行業井噴式發展,打起瘋狂的價格戰。

        農村購買力也因此被嚴重透支,家電下鄉政策僅一年之后,農村太陽能熱水器市場趨于飽和。

        激烈競爭下,從2008年至2010年的三年里,皇明控股盈利能力大幅跳水,年凈利潤從1.97億一路跌至0.75億,2009年被競爭對手“太陽雨”超過,失去領頭羊位置。

        而彼時皇明78%的營業額還來自于熱水器,對單一產品依賴嚴重。

        黃鳴的野心顯然也不只于賣熱水器,頹勢之下,他需要尋找更多增長點。

        “別人會覺得光熱就是曬水的,低端的,其實不然,”在他眼里,皇明未來的核心競爭力,是技術。

        他的夢想,是打造一座高科技的“未來方舟”。

        在黃鳴的設想中,這座“未來方舟”是裝入了云計算、物聯網等概念的新興立體城市,底部是CBD,有學校、企業、商區,上面是住宅區,住戶們只需下樓上班,出門乘坐太陽能車。

        為了保證空氣、陽光和水,還需要在未來方舟的船體、船艙部分依據原生態的地貌設置數個巨大空間,保留原來的農田河流、動植物,種植蔬菜水果,方舟的住戶們自給自足,打開窗就能看到田園風光。

        而“未來方舟”的最初承載形式,就是太陽谷項目。

        太陽谷計劃如此宏大,不僅包括太陽能,還包括海水淡化、地源熱泵、風電等一系列工程,黃鳴要把對于未來能源的所有設想都融入其中。

        對于這樣一個只出現在科幻電影里的構想,他充滿信心。

        “太陽谷是一個偉大的奇跡,這一切都要皇明去開創!

        于是,太陽谷建成后的2011年,黃鳴意氣風發,“我不是夸父,我是瘋子,但這個世界就是靠瘋子改變!

        在他的預判中,只有這樣一個工程才能解決能源危機氣候變化帶來的真正問題,“這不是樓,而是生命模式”。

      中國太陽能第一大猛人,消停了、平靜了,和花花草草做朋友了

      ▲德州太陽谷項目

        當黃鳴為此投入所有身家,也意味著放棄其他機會。

        然而,他的太陽谷雄心展露之前,另一種太陽能利用形式——光伏業已經開始發展。

        與太陽能熱水器直接利用陽光將水加熱不同,光伏則是先將太陽輻射通過半導體轉化成電能,再加以利用。

        自2000年無錫尚德創立,光伏行業快速發展,且不斷被政府扶持,而黃鳴則對此不以為然。他在公開場合三番五次地強調,政府補貼未必利好行業,并堅持不涉足補貼的市場。

        2005年,尚德上市,施正榮一躍成為中國首富,媒體就此采訪過黃鳴,黃鳴這樣回應: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我是光熱,他是光電,光熱和光電是兩個行業,光熱行業熱利用的成本是1度電1毛錢,光電行業熱利用1度電是四塊到五塊!

        在黃鳴眼里,“施正榮只能算是學生”,光伏和光熱不搭界,根本不構成競爭。

        其實,早年間光伏行業還未出現爆發式增長之前,黃鳴的兩位副手曾力主進軍該領域,被黃鳴否決后,兩人憤而辭職。

        自始至終將重心放在光熱,孤注一擲太陽谷項目,這一次岔路口的選擇,讓皇明幸運地避過了后來光伏泡沫破滅后大面積虧損的噩夢,也讓皇明滑向另一個深淵。

        夢想如此宏大,但對于一個年利潤不過億元的企業,何以有膽量撬動13億的工程?

        這背后少不了地方政府的支持,作為地方的“金疙瘩”,德州政府從政策到資金全方位給足照顧。據當時媒體報道,僅2011年,德州政府就通過稅費返還的形式給了皇明8000多萬的補貼。

        所以,當第四屆太陽能大會定在德州召開,太陽谷項目的上馬水到渠成,這座宏偉的太陽谷作為成果向世界展示,不僅是皇明的成績,也是德州的政績。

        3天大會過后,大部分會場建筑資產就轉移到了皇明旗下,計劃中本該被皇明收入囊中的,還有運作大會而低價斬獲的3000畝德州土地。

        不過,盡管借環保之名且有官方護航,罵聲已陸續出現:

        “披著新能源外衣做房地產買賣,黃鳴變了!

      1  2  下一頁>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太陽能光伏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