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whko"></rp>
<rp id="ywhko"><object id="ywhko"><blockquote id="ywhko"></blockquote></object></rp>

    <rp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rp>
    
    
    <th id="ywhko"><pre id="ywhko"><rt id="ywhko"></rt></pre></th>
      <button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button>
      <th id="ywhko"></th>
      <em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em>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光伏龍頭隆基股份所遭遇的海外迷局

      文 | 荊玉

      出品 | tide-biz

      繼子公司隆基綠能40.31MW組件產品被美國海關扣留后,光伏龍頭隆基股份(SH:601012)的海外業務再遭變故。11月4日晚,隆基股份公告收到荷蘭法警正式送達的跨境臨時禁令。

      作為境外業務占比接近50%的國際化企業,海外業務對于隆基股份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

      眾所周知的是,過去多年,海外貿易制裁一直是中國光伏行業發展過程多次遇到的問題。尤其在國內光伏產能過剩的情況下,曾對產業造成不小的負面沖擊。

      或許受此影響,不少投資者對隆基的“風險事件”選擇了暫時回避。

      11月3日,其股價下跌8.98%,市值一日蒸發近500億元,并在5日周五再次下跌。

      隆基股份股價表現(2021年1月至今)

      實際上,無論是11月3日美國海關的暫扣令(WRO),還是荷蘭法警送達的跨境臨時禁令,都有前期信號,且發酵已久,隆基股份已經做好了相應的應對措施。其影響程度遠不及當年的貿易制裁和“雙反”調查。

      海外利空事件的密集出現,確實對于當下的隆基股份有一定的負面影響。這主要體現在硅料漲價影響了今年的裝機需求,隆基的業績表現承壓——此時再疊加哪怕是微小的利空因素,也會在邊際上影響到今年整體業績目標的達成。

      當然,如果以更長的時間維度來看,在我國2030年太陽能發電總裝機量的目標之下,光伏行業仍然可以維持長達10年的高度景氣,這是屬于隆基和國內其他光伏企業的歷史機遇;如果將目光放到明后年,隨著硅料產能擴張驅動產業鏈價格下跌,同時終端電價上調,光伏項目收益率預計提升,2022年的裝機量同比增速將大大提高。

      拉長時間來看,光伏行業仍然是擁有廣闊增量的星辰大海。今年的增長承壓也為明年的高增長奠定基礎。隆基所遭遇的海外迷局,更像是被閃了一下腰。

      01

      海外風險今非昔比

      近期發生的兩個海外的利空事件尚不構成對于隆基的重大、廣泛影響。

      長期以來,海外業務普遍被視為是我國光伏行業最大的風險來源之一。這源于過去多年來,歐美“反傾銷、反補貼”的“雙反”調查對于行業造成的負面沖擊的歷史。

      最為典型的例子可能是2012年的光伏破產潮。彼時,歐美的“雙反調查”使得我國光伏出口額從2011年的358億美元驟減至2013年的123億美元。2012年國內死去的光伏企業多達100余家,無錫尚德、江西賽維等龍頭企業都因深陷債務泥潭而破產重組。

      目前,國內龍頭組件廠商的業務結構中,晶科、天合、晶澳、阿特斯、東方日升等出口業務占比均在60%以上,隆基股份的出口業務占比在50%左右。因而海外業務的風吹草動很容易讓投資者擔憂不已。

      隆基股份也在今年的中報業績說明會上提示過這一潛在的風險:海外的做法是不是能夠坐視絕大多數產量都來自中國,這個需要警惕。絕大多數國家可能都會制定促進本國光伏發展的政策。

      不過,近期發生的兩個海外的利空事件尚不構成對于隆基的重大、廣泛影響。

      隆基綠能40.31MW組件產品被美國海關扣留的類似事件,實際上在中美兩國的貿易歷程中比較常見,其嚴重程度遠比不上雙反調查。今年我國光伏企業就曾發生過多起產品在美國邊境被扣留的事件,如8月晶科、阿特斯、天合等企業也曾因類似原因被扣留。

      對此,專家指出,隆基的扣留風險起因是美國商務部于今年年中發布的合盛硅業產品的制裁,而目前合盛硅業的工業硅占全國總產能的30%,我國光伏企業完全可以通過對工業硅的供應鏈調整繞開制裁。

      隆基方面在公告中也表示,能夠提供相關產品的可追溯證據,以證明本次美國海關暫扣組件產品所采用的硅原料符合美國政府的監管要求。

      另一個事件——因與韓華的專利糾紛而收到跨境臨時禁令。這實際上是歷史遺留問題,早在2019年就開始了,隆基在中間也已多次公告了訴訟進展。隆基方面回應表示,其已儲備和生產新技術產品,并與韓華就替代技術方案達成協議,荷蘭的判決不會對公司經營造成實質性影響。

      那未來是否會發生如隆基所提示的“海外的做法是不是能夠坐視絕大多數產量都來自中國”的風險?

      這種風險確實無法完全避免。不過,當前我國的光伏行業已經做到了世界領先,技術上、成本優勢上也力壓昔日海外巨頭,且不少環節的產能已經占到了全球的60%以上,這種優勢很難被撼動。

      以美國為例,其本土2.4GW的組件制造產能根本不足以支撐持續上調的光伏發展需求(美國能源部預測2021-25年均裝機量超30GW),如果貿然提高關稅,則本國企業會承擔更高的代價。

      且目前全球光伏市場正在向“去中心化”的趨勢發展,越來越多的發展中國家也開始使用光伏。

      根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數據,2020年美國新增光伏裝機僅占全球總裝機規模的14.8%。我國光伏企業也不會對美國單一市場產生重大依賴,依靠其他國家也可以活得不錯。

      02

      邊際影響不容忽視

      走一體化路線的隆基在上游漲價中受影響較小,但其業績表現仍然承受了壓力。

      雖然海外利空事件并不構成對隆基的重大、廣泛影響,但對于業績的負面拖累哪怕是輕微的,對于當下的隆基來說也不容忽視。

      今年以來,光伏行業遭遇了從硅料、硅片到玻璃、膠膜等多個產業鏈環節的上漲,光伏發電成本被持續拉高,最終抑制了終端的裝機需求。

      在光伏產業鏈四大重要環節——硅料、硅片、電池片和組件中,除了硅料供不應求外,其他環節皆處于產能過剩的狀況,因此對于上游硅料的漲價并不能做到很好的傳導,利潤也受到程度不一的損失。

      走一體化路線的隆基,雖然在上游漲價中受影響較小,但其業績表現仍然承受了壓力。

      公開財報顯示,隆基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562.06億元,同比增長66.13%;實現歸屬母公司凈利潤75.56億元,同比僅增長18.87%,利潤明顯跟不上營收增速。由于營業成本增幅超過營收增幅,隆基前三季度的毛利率降至21.3%,同比下滑了6.54個百分點。

      這樣的成績強于同樣走一體化路線的晶科和晶澳,超額的利潤很大部分來源于其“頭大尾小”的結構。

      目前隆基在硅片、電池、組件環節全面布局,預計2021年底硅片產能105GW,電池產能38GW,組件產能65GW。硅片業務的龐大產能和高景氣度,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電池和組件業務的不景氣,才勉強保住了利潤的增速。

      當前距離2021年結束僅剩不到兩個月時間,而隆基距離年初的目標“2021組件出貨預期45-49GW,收入目標破1000億元”仍有著相當的差距。

      此時如果疊加哪怕是微小的負面影響,也會在邊際上阻礙到隆基今年整體業績目標的達成,也可能影響到投資者對隆基的信心。

      03

      2022,等待反轉?

      資本之所以仍然青睞于光伏板塊,主要源于其長期的確定性和硅料價格下滑、行業即將反轉的預期。

      今年的業績固然重要,但對于可以維持長達10年的高景氣度的行業,資本的目光也并不會過分著重于當下。

      在今年硅料價格暴漲和裝機量增長不達預期的情況下,資本之所以仍然青睞于光伏板塊,主要源于其長期的確定性和硅料價格下滑、行業即將反轉的預期。

      隨著2022年臨近,越來越多的券商機構也表示看好明年的光伏行業:隨著原材料供給瓶頸緩解,2022、23年光伏將迎來需求大年。如長江證券就預測,2022年全球預計裝機量達到220-240GW,同比增速將超過40%。

      對于隆基股份來說,這一方面意味著市場空間的擴大,硅料產能擴張驅動產業鏈價格下跌,2022年的光伏同比增速將大大提高。

      另一方面則是產業鏈上中下游利潤中樞的轉移。今年的光伏產業鏈格局里,上游的硅料高度強勢,硅片也保持了一定的景氣度,但下游的電池和組件環節承壓。

      2022年這一局面有望實現反轉:當上游原材料硅料價格下行后,下游組件環節的盈利能力將有望明顯修復。作為全球最大光伏組件廠商,隆基的業績也有望迎來“量利齊升”的快速增長。

      此外,在今年業績承壓的情況下,隆基仍然在積極拓展光伏行業的外延,尋求業績的增量:

      一是光伏加BIPV。2021年隆基收購森特股份 24.74%,共同推進 BIPV市場的發展。根據中國建研院《BIPV/光電建筑市場發展情況介紹》,我國既有建筑面積 600 億平,其中屋頂等可安裝面積100億平,對應裝機潛力高達1500-2000GW;

      二是光伏加氫能儲能。隆基的首臺堿性水電解槽于10月正式下線,預計到2021年四季度電解水制氫裝備產能將達500MW,未來五年產能可達5-10GW。

      通過拓展外延,隆基正努力拓寬光伏賽道,發掘增量業務,這些新業務都有望在未來幾年為其貢獻業績。

      04

      寫在當下

      隨著全球各國共同推動清潔能源成為風口,光伏成為了一個擁有廣闊空間的超級增量市場,而中國的光伏企業成為了其中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槍打出頭鳥。正如隆基的擔憂“海外的做法是不是能夠坐視絕大多數產量都來自中國”,中國光伏企業可能面臨來自其他國家的貿易保護政策。

      但中國光伏行業經過20年發展后,技術上自主可控,產能領先全球,成本優勢也碾壓他國對手,并非輕易可以脫鉤。

      更何況國內的需求空間仍然非常巨大,仍處于起步階段。對于隆基股份和其他光伏企業來說,在“十四五”計劃的首年,值得投資者托付更多的信心。

      巨潮商業評論原創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太陽能光伏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