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whko"></rp>
<rp id="ywhko"><object id="ywhko"><blockquote id="ywhko"></blockquote></object></rp>

    <rp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rp>
    
    
    <th id="ywhko"><pre id="ywhko"><rt id="ywhko"></rt></pre></th>
      <button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button>
      <th id="ywhko"></th>
      <em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em>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CIT與ITC,不停地在中美光伏貿易戰中表演著雙簧和對決

      2021-11-29 15:53
      全球光伏
      關注

      CIT、ITC,就像一對雙胞胎,卻又是像有世仇一樣,不停地在中美光伏貿易戰中表演對決。

      11月16日,美國國際貿易法庭CIT(Court of International Trade)突然宣布,2020年10月由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建議發布的第10101總統公告(撤銷雙面組件201關稅豁免)無效,雙面組件重新被排除201關稅保障!

      為什么?時隔12個月,為何又能反復?第一次是法院認為USTR不符合《行政程序法》,第二次是法院認為政府沒有展示足夠的理由。事不過三,這次又是什么理由讓法官做出了不利于USTR的判決?

      1. 雙胞胎的對決

      CIT、ITC,就像一對有世仇的雙胞胎一樣,在雙面組件的201關稅保障爭論中表演著雙簧和對決。

      2018年2月,201關稅生效,同期USITC的上級 - USTR宣布關稅豁免申請規則,并于2019年6月13日批準了包括“雙面組件排除201關稅保障”的申請。

      此后,應部分企業的申請,2019年10月USTR取消了“雙面組件201關稅豁免”;但國際貿易法庭針鋒相對,隨即宣布初步禁止“USTR的取消令”。

      2019年12月,經過國際貿易法庭開庭審理,確認USTR的取消令違反了美國“行政程序法”,正式宣判USTR的取消令無效,雙面組件重新列入201關稅豁免清單。

      2020年1月 - 4月,USTR經過重新調查聽證,走完了CIT所認為的所有“不合程序”的流程,第二次宣布“取消雙面組件201關稅豁免”;國際貿易法庭隨即在5月宣布“拒絕USTR雙面組件撤銷排除決定”,國際貿易法官Gary Katzmann表示:美國政府尚未履行其展示足夠變化的情況以證明有理由解散關于撤銷雙面組件排除201關稅保障的初步禁令,因此初步禁令依然有效,禁止USTR取消雙面組件排除201關稅保障。

      2020年7月,USTR表示不再堅持2019年10月的取消豁免決定,不再對雙面組件關稅排除采取任何行動。

      2020年10月,不甘失敗的USTR,通過USITC收集的調查意見向總統特朗普提出建議,最終由特朗普直接宣布“第10101總統公告”,該公告再次撤銷了對雙面組件201關稅的排除。

      此后,美國太陽能產業協會(“SEIA”)、NextEra Energy、Invenergy和EDF可再生能源等再次向國際貿易法庭CIT提起訴訟,挑戰10101總統公告。

      但此后長達一年時間,行業并沒有看到關于該訴訟的任何進展。一年后的11月16日,就在中美兩國元首視頻會晤后不到12小時,突然傳來重磅利好, CIT判決“雙面組件重回201豁免”。

      為什么?時隔12個月,為何CIT又能再做出這一判決,挑戰總統公告?

      2. 好基友碰到新問題

      與USTR和USITC相比,CIT和審理該案的法官Gary Katzmann就是美國太陽能產業協會的好基友。

      過去一年來,審理SEIA狀告美國總統令一案的法官,還是之前一而再、再而三宣判USTR撤銷令無效的那位隊友 - Gary Katzmann。

      Gary Katzmann法官表示,法院曾五次處理正在進行的案件,涉及總統努力撤銷對進口光伏組件豁免關稅保障義務的訴訟,總統通過公告征收保護關稅。

      這次,Gary Katzmann法官又將面對哪些正、反方之爭呢?

      原告方:美國太陽能產業協會(“SEIA”)、NextEra Energy、Invenergy和EDF可再生能源等;

      被告方:美國、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統稱美國政府)。

      原告共提出了五項指控,包括:

      (1)向總統提交申請,尋求修改保障國內工業(生產)措施的三封信(反映大多數國內企業生產)是否符合法規要求?

      (2)是否滿足美國貿易代表(“USTR”)向總統提交請愿書的要求?

      (3)總統公告違反了“在采取新的總統行動之前必須滿足的”法定的時間限制?

      (4) 第10101號公告是否違反了總統確定某項行動應符合“能提供更大幫助”和“經濟和社會效益大于成本” 的要求?

      (5) 第204(b)(1)(b)條中的“修改”一詞可否被解讀為“允許增加貿易限制”?

      以上五項指控中,任何一項成立都將有利于原告,總統公告第10101號都可能會被判無效。Gary Katzmann法官的判決顯示,前四項指控的結論都是“YES” - 總統令沒有問題;第五項指控的結論是“NO”,總統令有問題!

      3. 關鍵的第五項指控

      前四項,法官認為原告的指控均不成立。因此本案的高潮,也是最關鍵的判定,就是第五項指控。

      具體來說,原告方認為,根據《貿易法》第204(b)(1)(b)條,總統可以:

      原告方認為,總統可以采取的行動是減少、修改或終止。因此對于雙面組件的關稅要么是減少,要么是終止,要么是修改。而原告方觀點的核心在于,就算是修改,也應該是減輕,而不是加重關稅?偨y公告10101排除了雙面組件201關稅豁免,因此是加重了關稅,所以根據法律規定是無效的。

      被告方認為,總統可以采取的行動是減少、修改或終止,而修改的意思是可以減少,但也可以是增加?偨y公告10101增加了雙面組件的關稅,因此是符合法律規定的。

      那么,本案的關鍵就在于:對于“修改”,英文中的動詞“Modify”和名詞“Modification”,到底該怎樣解釋呢?

      4. 咬文嚼字的“修改

      在繼續閱讀本文之前,你先可以想象一下,英文中的動詞“Modify”和名詞“Modification”到底該做什么解釋呢。

      原告方認為,《貿易法》及《烏拉圭回合談判》對貿易的初衷都是讓貿易更自由化。如果USITC的調查認為進口產品的競爭確實對國內產品產生了危害,政府可以制定關稅措施。此后USITC定期評估國內產業對進口競爭的應對進展,向總統提交報告后,隨著國內產業逐漸適應進口競爭,總統對關稅保障措施的修改應當是減輕或者終止!顿Q易法》的初稿中也特別指出了“Modify”是“Not increase(不增加)”。

      既然是讓貿易更自由化,那么“修改”就應該往低關稅、更寬松的方向進行。

      被告方認為,USITC評估的結果可能是國內產業仍未能適應競爭產品,因此總統仍有可能增加關稅,包括增加免稅保護配額,因此“增加”也是Modify的一種。而且在《貿易法》的正式文件中,“Not Increase”被刪除了。

      法院認為,法定語言的解釋應“符合其法律的一般公共含義”。

      首先,法院參考了韋伯大詞典中的解釋,訴諸詞典后發現,“修改”的動詞形式“Modify”,如204(b)(1)中所用的“Modify”被定義為“使…不那么極端”(“the limiting of a statement.”);然而,204(b)(1)還用了名詞“Modification”,韋伯大詞典對名詞形式的釋義是“有限的改變”(“the making of a limited change in something”)。顯然,動詞形式的解釋是有利于原告的,而名詞形式的解釋是不利于原告的。因此,對于詞典中模棱兩可的解釋,法官決定不采納。

      于是,法院開始從更全面理解法律初衷的角度和結合法律上下文來尋求解釋。

      法院認為,根據《美國法典》第19卷第2251(a)條,保障措施的目的是“促進國內產業積極調整應對進口競爭,最終比關稅成本提供更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為了達到這一平衡,《美國法典》規定包含一個復雜的調查、咨詢、報告和權衡框架因素。該框架包括調查以下情況的具體說明:被ITC指控的損害,包括對有利于嚴重傷害調查結果的列舉因素進行評估,對傷害風險和建議調整計劃舉行公開聽證會。

      為了最終批準任何保障措施,總統還必須遵守各種解釋性和實質性要求,以及進一步調查和宣布公告的具體期限。實施的措施將繼續面臨不斷的審查和嚴格的時間限制。

      因此,法院認為,如果將第204(b)(1)(B)條的“修改”一詞解釋為允許“貿易限制”和“貿易自由化”兩種方向,將與這一詳細的法定計劃背道而馳。因為在這樣的觀點下,總統就可以按照該法令,在不遵守法令規定最初實施這些保障措施所需的法定要求下增加保障措施。

      《美國法典》第2254(a)(1)-(3)、(b)條關于保障措施的調整,只要求總統考慮國際貿易委員會ITC關于“國內產業發展的中期報告”,包括進展和具體情況,……對進口競爭進行積極調整。

      法令中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國會打算通過第204條為立法提供漏洞,在沒有標準程序限制的情況下制定更嚴格的保障措施。相反種種跡象表明,該法規是希望在國內產業已充分適應進口競爭的保障措施后可以避免各種關稅。

      例如,204(b)(1)(A)設想在下列情況下總統可以減少或終止保障措施:

      “國內行業還沒有做出足夠的努力”來適應競爭,或是“行動的有效性……已因經濟環境的變化而受到損害”(參見《美國法典》第19卷第2254(b)(1)(A)(i)至(ii)條規定的“擔!瓬p少或終止”)。

      因此,法院得出結論,通過將“修改”解釋為允許《10101號公告》對保障措施的擴大或向上調整顯然存在誤解法令的意義。204(b)(1)(b)必須理解為:僅授權對其進行“貿易自由化”修改保障措施,因為將法規解釋為“允許貿易限制性修改”將破壞更廣泛的法定計劃。

      5. 法院的最終判決

      根據法院以上的解釋,因為第204(b)(1)(b)條只允許對現有協議進行貿易自由化修改保障措施,不支持解釋為“允許增加貿易限制”,因此法院最終判決是:

      雖然美國總統10101號公告“撤銷雙面組件排除201關稅保障” 符合法律程序,但增加了貿易限制,而非讓貿易更自由化,必須被視為“對管理法規的明顯誤解”,導致總統“授權范圍之外行動”。

      最終,法院支持原告,將第10101號公告作廢,應退還根據本協議收取的所有雙面組件201保障稅和附帶利息。

      哎,一地雞毛,亂的一逼。

      原創No.2086;轉載需聯系授權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太陽能光伏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