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whko"></rp>
<rp id="ywhko"><object id="ywhko"><blockquote id="ywhko"></blockquote></object></rp>

    <rp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rp>
    
    
    <th id="ywhko"><pre id="ywhko"><rt id="ywhko"></rt></pre></th>
      <button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button>
      <th id="ywhko"></th>
      <em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em>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減少全球碳排放,澳大利亞教授建議這么做

      2021-11-25 16:24
      全球光伏
      關注

      【前言】Ross Garnaut教授是居住在墨爾本的澳大利亞經濟學家,因“2008 Garnaut 氣候變化評論”而廣為人知。該評論深入評估了氣候變化對澳大利亞經濟的影響,以及圍繞解決該問題的措施的財政。除了學術界的成就,Ross還在1985 年至 1988 年擔任澳大利亞駐華大使,并于 2015 年擔任 ZEN Energy(南澳大利亞可再生能源零售商)的董事長。

      今天我們將介紹Ross Garnaut關于如何在澳大利亞推動全球碳減排的建議。該建議的看點在于:

      - 不能簡單地讓制造國為碳排放負責- 誰消費、誰買單,真正落實減排責任- 推動全球系統性減排

      近年來,Ross Garnaut出版了兩本書,《超級大國:澳大利亞的低碳機遇》和《重置:2020 年大崩盤后恢復澳大利亞》。Ross Garnaut在一次采訪中,討論了關于未來幾年澳大利亞面臨的機遇和問題的更廣泛的想法,特別關注可再生能源和氣候變化。

      1. 澳大利亞能助力全球減排3%

      Ross Garnaut認為,澳大利亞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礦物材料出口國,但這些應該是經過加工的形式,而不是原材料。

      澳大利亞生產的鐵礦石約占世界使用量的 40%,同時澳大利亞還是世界上最大的鋁原材料出口國,澳大利亞還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硅礦石。這些都是全球都迫切需要的原材料:鐵礦石可以生產各種鐵和鋼制品,鋁礦原材料用于各種鋁制品、鋁合金,硅礦石用于全球的多晶硅制造(太陽能發電、電子半導體)以及世界上增長最快的商品有機硅。

      Ross Garnaut表示,在零排放世界經濟中,將鐵礦石轉化為鐵金屬,鋁礦轉化為鋁材料,硅礦轉化為金屬硅或多晶硅,無論是從物流,還是能源角度,最便宜的地方將是澳大利亞,因為澳大利亞還有全球最優質的動力煤。

      Ross Garnaut介紹,如果澳大利亞這樣做,將減少大約 3% 的全球排放量。而如果澳大利亞只是將所有現有排放量減少到零,只會對全球貢獻減少約 1% 的排放量。

      在零排放世界經濟中,即便在澳大利亞將礦石原料轉化成原材料,必須是也可以是可再生能源,澳大利亞有豐富的資源和自然場所來產生可再生能源。

      2. 制造國不能背鍋

      實現本地生產、本地消納來助力全球減排,就需要從全球一盤棋的角度來考慮碳排放。

      目前這些高耗能的大部分生產都是在中國完成的,那里要貴得多,因為要從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全球礦石產地將礦石運到中國,要從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全球煤炭、天然氣、石油生產國將能源運到中國。而當中國迫于減排的壓力不能使用煤炭而不得不使用可再生能源來做到這一點時,它還會更貴。

      但如果將所有“原料 - 原材料”的生產都放在資源地來進行,就必然會面對另外一個問題,也是目前中國所面臨的最大的問題,那就是:

      把污染排放留在了制造國,

      把清潔能源留在了消費國。

      正如過去制造國承擔了消費國的環境污染一樣,當全球都重視環境污染的時候,制造國開始承擔了全球的碳排放。而當全球的消費國用著清潔能源和別人家用碳排放制造的低價產品時,卻又在指責別國沒有遵守碳排放。

      3. 全球碳排放統籌規劃

      近年來,西方一些觀點認為要對中國產品征收碳排放邊界關稅,卻忘了中國之所以成為碳排放大國,是因為中國制造承擔了全球的碳排放之重。

      因此,不能簡單地把碳排放歸咎于制造國,消費者也要最終為所消費產品的碳排放負責。而消費者所支付的碳排放稅,需要支持在制造國用于減排的努力,并非消費國的額外收入。

      Ross Garnaut的建議是希望將在澳大利亞的采礦業進一步延伸到原材料加工,可以減少全球碳排放,但必然會增加澳大利亞的碳排放,所以需要全球性的統籌規劃。

      這也從另一層面提醒全世界,中國承擔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制造,因此也成了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國家,但減排的成本需要全球共同來承擔。

      中國可以自己對產品征收碳排放稅,再用于制造業的減排中,不要被西方國家的碳排放稅薅了羊毛。相關機構也要更多地以最終產品人均消費來計算的碳排放,來區別碳排放的責任。

      原創No.2082;轉載需聯系授權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太陽能光伏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