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ywhko"></rp>
<rp id="ywhko"><object id="ywhko"><blockquote id="ywhko"></blockquote></object></rp>

    <rp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rp>
    
    
    <th id="ywhko"><pre id="ywhko"><rt id="ywhko"></rt></pre></th>
      <button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button>
      <th id="ywhko"></th>
      <em id="ywhko"><acronym id="ywhko"></acronym></em>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旗濱集團上半年利潤暴漲超2倍,因光伏玻璃意外“救場”?

      7月2日,株洲旗濱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旗濱集團”)發布2021年半年度業績預增公告。

      圖片來源:旗濱集團公告

      公告稱,公司預計2021年半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10,553萬元到232,717萬元,與上年同期相比,預計增加159,943萬元到182,107萬元,增幅316%到360%。

      預計2021年半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206,833萬元到228,605萬元,與上年同期相比,預計增加160,766萬元到182,538萬元,增幅349%到396%。

      對此,旗濱集團在公告中稱,主要是因市場需求變化引起的玻璃行業量價齊漲,行業整體盈利能力提升。同時,公司有效地控制了生產成本的增長幅度,產品毛利率不斷提高,盈利水平大幅提升。

      這樣的成績,不僅讓旗濱集團在眾多企業交出的成績單中顯得格外耀眼,同時還讓自己暫時擺脫了2020年的頹勢。

      浮法玻璃龍頭遭受質疑

      2020年一季度,旗濱集團實現營收2.99億元,同比降29.22%;凈利潤1.61億元,同比降23.39%。在新冠疫情嚴重影響之下,這樣的情況并不少見,但旗濱集團管在報告期內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為-2.4億,同比減少324%;短期借款則比2019年底增加近9億。就不免讓投資者對公司的經營能力產生質疑。

      圖片來源:旗濱集團

      2020年8月11日,旗濱集團發布半年度報告,宣布實現營業收入379,061萬元,同比減少27,566萬元,降幅6.78 %;實現歸屬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50,610萬元,同比減少1,225萬元,降幅2.36%;咀尮局鼗卣。

      但這依然不能打消來自二級市場的疑慮,其股價一路從8月11日的8.82元跌至9月10日的最低值6.87元,跌幅超過22%。

      光伏玻璃大火意外“救場”

      危機之下,光伏玻璃價格的意外大漲,卻給旗濱集團指引了方向。

      2020年9月和10月,作為浮法玻璃龍頭的旗濱集團先后發布公告,宣布投資10.3億建設一條1200t/d高透基板光伏玻璃線,和投資13.7億建設一條1200t/d高透背板材料及配套深加工生產線,進軍光伏玻璃行業。

      從現在的角度來看,此舉確實加強了二級市場對旗濱集團的信心,也給了旗濱集團喘息之機。

      在光伏玻璃價格持續高漲下,龍頭企業都獲得了不錯的業績,尤其是福萊特和信義光能兩大巨頭。

      2020年,信義光能實現營收123億港元(約合人民幣103.07億元),同比增長35.4%;凈利潤實現45.6億港元(約合人民幣38.09億元),同比增長88.7%。福萊特實現營業總收入62.6億,同比增長30.2%;實現歸母凈利潤16.3億,同比增長127.1%。

      最終,旗濱集團的股價在2020年12月31日上漲至12.45元,相比9月10日的6.87元,漲幅超過了81%。

      全年實現營業總收入96.44億元,同比增長3.64%,歸母凈利潤為18.25億元,同比增長35.57%。 其中,節能建筑玻璃的營收同比增長了65.86%,這讓旗濱集團在2020年就堅定了發展光伏玻璃的決心。

      圖片來源:旗濱集團

      “報告期,積極推進光伏玻璃戰略。確定以郴州旗濱為光伏玻璃業務發展平臺,投資建設郴州旗濱1200t光伏組件高透材料生產線項目、紹興1200t/d光伏高透材料及深加工項目等;郴州旗濱350t/d生產線轉入超白光伏背板或面板生產,并投資建設配套加工生產線;設立全資孫公司漳州光伏增資至30,000萬元,并完成漳州旗濱一線(1000t/d)、漳州七線(500t/d)劃轉至漳州光伏。郴州旗濱生產線、漳州旗濱一線、漳州旗濱七線技術改造及配套加工生產線有序推進中”。旗濱集團在年度報告中這樣寫道。

      進入2021年,旗濱集團的業績表現徹底回暖。一季度,實現營收約29.22億元,同比增長124.96%;凈利潤約8.80億元,同比增長448.14%。為其上半年耀眼的業績埋下了伏筆。

      業績起伏下的“寧波首富”風評

      旗濱集團在過去近兩年時間的起伏,也在深刻影響外界對其實控人俞其兵先生的評價。

      俞其兵先生是浙江寧波人,最早從事建筑行業,或是受其成長環境影響,俞其兵在職業生涯中曾從事過多個不同行業的工作,且都是在取得一定成就后退出,經歷頗為傳奇。

      2005年,俞其兵正式進軍玻璃制造業,并帶領旗濱集團成為了玻璃巨頭。2011年,旗濱集團登陸A股,同年,俞其兵問鼎寧波首富,其財富達到了68.4億。

      在動輒就是全球富豪排行榜、中國富豪排行榜的“轟炸”下,寧波首富這個頭銜似乎并不起眼,但能戴上“皇冠”的人,從未有過泛泛之輩,也需要遭受更多的質疑。

      圖片來源:旗濱集團

      在俞其兵問鼎之后,寧波企業家群雄并起。2020年,俞其兵的財富相比2011年略有下滑,達到了63.8億。但寧波首富的門檻已被拉高至747.3 億元,是現任申洲國際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馬建榮家族。

      對此,有媒體質疑,如果俞其兵先生堅持在曾從事過的紡織業深耕,或許財富早已達到數百億,F任寧波首富馬建榮就是一直在紡織業深耕,在2011年不敵俞其兵后,如今財富已反超十幾倍。

      在玻璃行業中,俞其兵先生的財富也并不算“頂流”。在福萊特市值大漲后,公司實控人阮洪良家族的財富已高達428億元;福耀玻璃實控人曹德旺家族,財富也達到了267億元。如此對比之下,身為浮法玻璃實控人的俞其兵先生,確實要遜色不少。

      不過,在旗濱集團成功擺脫困境后,其家族財富也提高到了112.1億元人民幣,名列《2020年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第362位。這讓外界對俞其兵先生的評價開始上升。

      不過,隨著玻璃行業逐漸回暖,萬億規模的BIPV市場獲得企業和政策支持,已進軍光伏玻璃的玻璃巨頭旗濱集團,也會迎來發展的“黃金時期”。

      聲明: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OFweek觀點?帽菊靖寮,務經書面授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翻譯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太陽能光伏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